葵和葵s1十一个人的

葵和葵s1十一个人的

本自寒格,谓其人本自有朝食暮吐寒格之病也。阴极则发躁,无暂安时,此自是少阴藏厥,为不治之证,厥阴中无此也。

而此条之渴欲饮水与之愈者,盖其热非消渴之比,乃邪气向外欲解之机也,两者自是不同。方有执曰:必自愈者,言俟其经行血下,则邪热得以随血而俱出,犹之鼻衄红汗,故自愈也。

可与小柴胡汤者,和其不通身汗出微恶寒也。此承上条以出其治也。

若脉但浮者,又当先治太阳也,故与麻黄汤。 彼是阳热乘阴虚而内陷之恶寒,与此之阴寒盛者不同。

阳明之脉其直者,从缺盆下乳内廉下,侠脐入气街中。既成变证,则当别为立论。

此条喜忘差减于狂,乃用发狂之重剂,何也?妇人中风七、八日,续得寒热,发作有时,经水适断者,此为热入血室,血与热抟,其血必结。

Leave a Reply